重生法海茅卫东:现在还热衷于研究班级管理的老师骨子里都藏着一个独裁者-MOOC

发布时间:2021-03-08编辑:admin阅读:104

    茅卫东:现在还热衷于研究班级管理的老师骨子里都藏着一个独裁者-MOOC

    重生法海| 全文共3287字,建议阅读时6分钟 |
    转载自公众号:教育自由谈
    微信号:maowd121
    我当过10年的班主任,时间不算短。如果有老师不赞成我的这个观点,这很正常,但如果因此质疑我没当过班主任乱说话,那就是闹笑话了。
    曾在朋友圈发过一句话:“你也是老师,为什么要批评老师;你不是老师,凭什么批评老师——这就是很多糊涂老师的混账逻辑。”不但老虎屁股摸不得,老师面子也不能驳啊。(赞同的朋友,欢迎加好友,个人微信maowd1)
    这样的老师,不要太多。为了防止这些人丢脸而不自知,我提供一个对此文最有力的批评:“江郎才尽了?没新货了?炒冷饭有意思吗?”谁要批评又没辙的,直接复制这一句然后粘贴留言就是了,他们备课的时候没少用这招,一定熟练很得。
    现在还热衷于研究班级管理的老师骨子里都藏着一个独裁者。
    这个观点最初也是发在朋友圈,有赞成,有反对,有人希望我能详细解释一下。
    班级管理,源于应现代工业文明发展而产生的集体授课制。教育圈的朋友应该都知道这个,我就不复制资料了。
    集体授课制出现后,在欧美国家演变出了“走班制”。一般从初中开始,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和学力,选择学科和教师。学校有学科教室,学科教师固守在教室里坐等学生走马灯似的一拨一拨进进出出。
    因为学校没有固定的行政班级,自然也没有班主任,也不存在所谓的“班级管理”这一说。教师一般只负责教学,顺带维持基本的课堂教学秩序,另外还有校园活动、集体就餐时的秩序维护。
    上课时,如果有特别调皮捣蛋的学生,教师可以直接将其带校长室,由校长负责看管教育。学生的人生观、价值观方面的引导属于家长的事情,有的地方,老师甚至不被允许在学生面前透露自己的宗教信仰、政治取向,因为这可能会影响学生的独立思考和判断。如果学校规模大一点,校长忙不过来,则会有几位不用上课的专职辅导员负责学生的学业指导、情绪疏导等。学生有问题,可以找辅导员咨询。
    不过,好象国外的学前班和小学,也有固定班级,孩子们也有固定桌椅,毕竟孩子小, 归属感的需要更重要性。包班教师(他们没有“班主任”这个概念)的任务首先是让孩子们开心,决不是让孩子们哭哭啼啼做练习拿高分。这与国内的幼儿园、小学班主任还是有很大不同。
    中国向苏联学习,没有“走班制”,从小学到大学,都只有固定的行政班级,每个班配备班主任全面负责学生在校期间的生活、学习,还有心理和品德。个人以为,这点和当年提出的“支部建在连上”其实非常相似。班主任既有自己的学科教学任务,同时又要负责几十个学生在校期间一切事务,很累。这几年,许多地方大幅度提高了班主任津贴,还是有许多年轻教师不愿意干、不得已,只好将班主任工作年限列入职称评比的硬条件。
    后来,许多学校甚至打出了“一切为了学生、为了一切学生、为了学生的一切”这个的口号。从家长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开始,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,他们就成了配角,只有配合学校和老师的义务。许多家长白天上班,晚上还要替教师为孩子听写、改作业,成了老师的免费助教。
    学校老师基本上不喜欢有自己教育理念的家长,不喜欢家长问“为什么”,更不允许家长挑战自己的教育理念。(对了,这一点学校老师和驾校教练很像。驾校教练不喜欢带老师学车,因为老师总是要问为什么,让驾校教练很没有权威感。)而学生和家长则往往特别把班主任当回事,对任课教师不够尊重,因为只有班主任有权利全方位“管”孩子。
    “现在还热衷于研究班级管理的教师骨子里都藏着一个独裁者”,我的这个观点,是以上述事实为背景的。
    这几年,因为北京十一学校的创新之举,“走班制”开始被推崇。当然,在一些地方,“走班”很快“走样”,最后就是“做个样子”应付检查,这种事大家也都能理解是吧。
    无论如何,今天还在热衷于研究班级管理,我个人以为这是典型的“两耳不闻窗外事”。至于这究竟是“为了谁”“为了啥”,就不讨论了,现在不适宜探讨这个问题。
    还不理解的朋友,可以考虑我的另一个判断:
    教育,依赖于经济,受制于政治。从根本上决定教育质量和教育态势的,是经济和政治,而不是教师群体。可是,包括不少教师在内的许多人以为,教育的关键在教师。
    “现在还热衷于研究班级管理的老师骨子里都藏着一个独裁者”,此观点发出后,有几个留言比较有意思,很有代表性,选择几个谈谈我的看法。
    留言一:来来来,怎么个民主?你带个好头
    这位留言者犯了转移话题的错误。借用一位网友的话:“我说这个鸡蛋臭了,你居然要我拿出一个好蛋。如果我要说这台冰箱坏了,难道我还得自带制冷功能不成?”
    留言二:如果是研究学生自治呢?
    有位好友帮我回复了这个问题:“自治成员是成年人,班级管理是未成年人!自治与班级管理有着本质区别!”
    提问者不满意,又问:“那不学习自治、自我管理,成年后自动会了吗?”
    我能说,现在一些老师所谓学生自治、自我管理方面的研究其实都是伪研究吗?
    如果理解了前面我介绍的背景,不难发现,这些年许多人所谓的学生自我管理、学生自治研究,无非是引导孙猴子在如来佛手掌里翻筋斗,后来又让唐僧出面,连哄带骗让孙猴子戴上紧箍咒,甚至就是让奴隶总管管奴隶。
    不敢质疑权威、害怕挑战现实,躲在象牙塔里研究学生自治,研究班级管理,最后无非是为自己成为全国优秀班主任、国培专家、班主任民间领袖铺平道路嘛翟山鹰
    (对不起,我涉嫌违反“简明罗伯特议事规则12条”中的第十条,怀疑他人动机了)
    留言三:班级不管理也不现实吧?
    这是典型的非此即彼的思维,也是讨论中常见的逻辑错误。我说这水有问题,他说人不喝水怎么行,这就不能再愉快地交流了嘛。
    留言四:我曾热衷过,倒不至于是独裁者,是小时候建立的一个私人逻辑:拥有权力才能体现我的价值。很多问题,只是需要改变认知。
    拥有权力才能体现我的价值,这样的逻辑本身就是一种独裁因子啊!权力越大,价值越大,最大的权力,自然是独裁啊,一切自己说了算,多有价值感!当然,班主任事实上绝对不可能获得那样至高无上的权力。有的人会因此醒悟,更多的人则是满足于成为一个校长满意、家长放心、学生喜欢的“孩子王”。
    社会发展到今天,从独裁到民主,改变认知是关键。只是这个关键,太不容易了。前几天,和老同学一起吃饭,老同学要学历有学历,要经历有经历,不论在学校、在官场、在商海,从来都是认真做事,洁身自好,很是让人钦佩。他女儿今年参加高考。我说,可能的话,尽早出去吧。老同学说,时机成熟的时候,我自然会为她慎重选择的。看看,女儿已经成年,但在人生选择上,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父亲手里,在已经是相当开明的父亲手里。
    独裁,并不总是青面獠牙、凶神恶煞状。很多独裁者在生活中是很有温情的,只要无意染指他的权柄。
    留言五:请教茅老师,你的治班之道、班级管理观?
    哈哈,我第一年当班主任时,不满意学生想出来的班训,“独裁”了一把,请学校一位老教师,书法爱好者写了五个大字张贴在黑板上方:

    然后就抱着“无为而治”的理念折腾了一年,最后被在学校蹲点的教育局督导在大会上点名批评:“高一(5)班班主任管理不善!”
    第二年,学生升高二,我留级高一。
    再以后,在这个学校又待了12年,一共做了七年半的班主任,最后几年成为学校政治教研组长,评上中教一级后再没有评过职称。
    不知道,这样的回答会不会让一些人意外:“这家伙居然连个高级教师都不是,整天嚷嚷个啥?!”
    喜欢我们就多一次点赞多一次分享吧~
    有缘的人终会相聚,慕客君想了想,要是不分享出来,怕我们会擦肩而过~
    《预约、体验——新维空间站》
    《【会员招募】“新维空间站”1年100场活动等你来加入》
    《有缘的人总会相聚——MOOC公号招募长期合作者》
    产权及免责声明本文系“MOOC”公号转载、编辑的文章,编辑后增加的插图均来自于互联网,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,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,不对文章观点负责,仅作分享之用,文章版权及插图属于原作者。如果分享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及时内审核处理。
    了解在线教育,把握MOOC国际发展前沿,请关注:微信公号:openonline公号昵称:MOOC

关键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