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定宇

黄定宇教师工作要“六问”-赵伟宏初中班主任工作室

黄定宇教师工作要“六问”-赵伟宏初中班主任工作室

黄定宇

在学期结束课上,我对学生说:“在这一学期里,如果要用一个词形容我的感受的话,那这个词应该是‘幸福’。”确实,在这一学期里,学生给予我的有真挚的祝福,有真切的感谢,有真诚的道歉······从中,我看到了学生对老师的信任、尊重,也看到了他们对老师单纯的依恋,这些都是我幸福的源泉。而我之所以能感受到幸福,是因为我在教育的过程中,在构建和谐的师生关系方面,给自己提出了诸多问题,并用它时刻警示自己,反思自己,也提高自己。

第一问:你手中的放大镜放大的是学生的缺点,还是学生的优点?
有这样一件事,我记忆深刻。那一年,我担任一、二两班语文教学及二班的班主任。下午第一节,上课铃响,我微笑着走进一班。站在讲台上,我随口对同学们说:“每次走进我们班,老师的心情总是特别好。”一个学生问:“为什么呀?”我回答:“因为我们班学生聪明嘛!”“哗——”不知是谁带的头,教室里突然响起热烈的掌声。整节课也都在这种愉悦、高昂的气氛中进行。
第二节,是二班的课。还没上课,同学们都已经坐在了座位上,开始复习上节课的内容。可能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我讲课的程式,担心上课时被我提问到吧。我站在门口,巡视着教室里的每一个地方,每一个人。瞧,角落里笤帚放歪了;瞧,最后面那个同学,怎么还在望着窗外发呆呢?还有,那位同学······我的心里平添了一股怒气,我开始走上讲台,一件件训诫起来。教室里顿时变得沉闷,我的心头也像被堵了一样。一节课毫无生气。
我回想起这两节课,为什么同样的内容、同一个老师,会出现不同的教学效果呢?是二班纪律不够好吗?是二班学生不够聪明、不够努力吗?静下心来,细细地想,问题并不在于学生,而在于我这个老师。在一班,上课之初,我以欣赏的姿态对待学生,把快乐的情绪带进教室,营造了和谐的课堂气氛,既感染了学生,也使学生悦纳了我这个老师。在二班我一走进教室就开始审视学生,巴不得学生都像律诗中的字码一样整整齐齐,规规矩矩。我没开始讲课,就先训诫学生,既放大了学生的错误,也放大了一种错误的情绪,使课堂变得陡然无趣。同样的放大镜,在一班放大了学生的优点,在二班放大了学生的缺点。这就是我失败的所在吧。

第二问:当你的学生委屈、沮丧的时候,你有没有安抚过你的学生?
一次作文课上,我给学生布置写一个片断《我》。我让每一个学生都站起来说一说自己的相貌特点和个性特点,要求这些特点必须是自己不同与他人的。轮到赵志喜时,他刚站起来,后排就传过来一个声音“胖猪”,教室里随即一阵哄笑。小男孩伤心了,趴到桌子上哭起来。我知道,我今天必须安抚这个小男孩,否则,他会因为长相而自卑的。我对赵志喜、也是对全班学生说:“你们看,老师也胖吧。其实老师的儿子也很胖,和志喜一样胖,小‘将军肚’撅着,谁见都说像小老虎一样,超可爱。所以,老师最喜欢胖乎乎的孩子,一肚子知识,多好!”教室里静静的。我看后面的那个学生,他的脸红红的。
在这件事中,如果我把教育的重点放在对骂人者的批评上,无疑是又一次宣扬了被骂者的缺点,加深了他的自卑。所以在这个时候,对受辱者的保护和安抚,才是帮助学生树立自信的唯一方法。

第三问:你是否为你过激的言行向学生道谦?
我经历过这样一件事。一次,在课堂上批改作业时,我发现一些在课堂上多次强调过的习题,武龙同学依然我行我素,错误百出。当时,那真是一个火呀!我抓起武龙的作业本,一撕两半,扔在了桌上······事后,我很为自己的过激行为感到内疚,于是在放学后,我找到武龙,为自己在课堂上的冲动向武龙道歉。交谈中,武龙也向我道出了一个秘密:当我把他的作业本撕了以后,他就打算再也不写语文作业了。这件事让我震惊,也让我意识到老师不当的言行对学生产生的影响。
其实,在人格上,教师与学生是平等的,教师需要学生的尊重,学生同样也需要教师的尊重。作为老师,当我们在学问探讨方面,或是道德行为方面,出现错误的时候,不管是出于对学生的尊重,还是对自己的尊重,都不应该掩饰错误。西方有句名言:“我爱我师,更爱真理。”中国有句古话:“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”也是真理。所以,一名合格的教师,要敢于直面自己的错误,并能将纠正错误的过程转化为教育学生的一个契机。

第四问:当你与家长联系的时候,你是转告学生的进步,还是控诉学生的“恶行”?
班里有一位住校生,叫田长山。他文文静静的,学习上不那么锋芒毕露,但也从不落后。我很欣赏他。但他却从不愿意接近我。在他的神情中,似乎有一种“敬而远之”的冷漠,还似乎有一些仇视。
我很疑惑,不知道师生间为什么会有隔阂?直到我与家长联系,才明白其中原委。那次,我刚接通电话,家长就问:“老师,是不是长山又在学校惹事了?”我回答说没有。家长说:“老师,我儿子,我清楚。这孩子,太多毛病,您得勤说着他,勤抽着鞭子。他每次回来,我都对他说,您老师又给我打电话了,你是不是又在学校······”我明白了,原来学生的父母生怕孩子不在父母身边时学坏,于是就经常“诈”学生,以一些莫须有的“恶行”来试探学生,鞭策学生。而这些“恶行”又都是假托班主任说出来的。学生从这些控诉中感受不到老师对他的信任和肯定,难免要远离老师。了解了这些,我便把学生的情况如实与家长进行了沟通,希望家长在孩子回家时,都能假托 老师的名义鼓励他。几星期过后,我发现田长山逐渐开朗起来,脸上也有了自信的笑容。
其实,每一个孩子,在他们的内心深处都希望得到老师的肯定和夸奖。特别是那些所谓的“差生”,他们的心理比的孩子更加敏感和脆弱。所以,老师在与家长联系时,应顾及家长及学生的感受,少告状,多肯定,以避免学生产生抵触情绪。

第五问:你是否习惯于对学生当众表扬,背后批评?
如今,中学生独生子女较多,他们正处于自尊心强、感情脆弱的年龄。他们力图要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,希望得到他人的承认和尊重,希望家庭、社会、学校给予他较高的评价和赞扬,希望能满足对自己个人价值尊重的需要。老师对学生当众表扬,则能满足学生的虚荣心;背后批评,则会保护学生的自尊心。
爱因斯坦四岁才会说话,上学后也是非常愚钝。老师曾断言他将来肯定不会有出息。然而,身为机电工程师的父亲,在大家都看不起他的孩子,孩子也怀疑自己笨的时候,不但没有指责和抱怨,而是想法设法地鼓励他。他为爱因斯坦买了一盒积木,然后让全家人围绕在他的身边,每搭一层,大家就给他一阵热烈的掌声。孩子的自信也在这赞美声中一点点恢复,最终成为一位科学巨匠。
但是有的人误认为当众批评某个学生,让他在大家面前当众出丑,会给学生“深刻的印象”,会增强“激发”的效果,并认为这是对学生的挫折教育。岂不知,这样做的弊病就是伤害了学生的自尊心,使某些学生“一挫不起”。所以,表扬学生,有时不妨“信口开河”,批评学生则要慎重,要有所回避。

第六问:当你赏识某个学生,或者在某一个时刻赏识某个学生时,你能否让学生感知到了你对他的赏识呢?
人性中,最本质的需求,就是渴望得到赏识、尊重、理解和爱。就精神层面而言,每个孩子都是为得到赏识而来到人间的。赏识,使孩子找到了心灵世界的支撑点和现实世界的立足点。
我教过这样一位学生,他叫付强,据说是那种屁股下面长针——坐不稳的角色。有节课,是新课。我先在黑板上以问题的形式列出提纲,让学生自学。因为答案几乎都在课本上,我指名让学生回答。还剩最后一道题时,我发现坐在角落里的付强把目光投向我,眼神中满含期待。我微笑着,示意他回答。他站起来,回答得响亮而流利。我随口说了一句:“谁说座位决定成绩呢?是金子,放在哪里都会闪闪发光的。”话音刚落,教室里就响起热烈的掌声。我不大清楚,这掌声是送给老师的,还是送给付强的。我也不大清楚在以后的时间里付强在其他课上的表现。只是,在我的课上,我发现付强总能中规中矩,有时冲我笑笑,笑容含蓄、羞涩。我想,这也许就是夸奖的结果吧。

总之,和谐的师生关系是教育成功的一把钥匙。教师要设身处地地走进学生,把自己放在学生的位置上,尊重他们,信任他们,爱护他们,才能使“亲其师,信其道” 这句教育名言得到真正的体现。

作者:袁素贞,韩城中心学校八年级(3)班班主任,一个敬岗爱业的优秀教师,一个文字爱好者,一个酷爱摄影的女子,一个喜欢宅在家里看书填词的女子。


讲教育故事,说学习心得,谈人生感悟。我们一直走在成长的路上。
欢迎订阅!

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