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定宇

黄定宇断剑斩八方 第一百四十八章-AV设备音

黄定宇断剑斩八方 第一百四十八章-AV设备音

黄定宇白虎的速度太快了,宛若壹道白光縱橫,帶起壹股狂風,將數百斤上千斤的石塊都卷了起來,在塵沙中亂飛。
它與小不點接連碰撞,虎爪對拳頭,鏗鏘作響,符文飛舞,周圍巨石皆騰空,在巨大的沖擊波下四飛。
“吼!”
白虎張口壹嘯,噴出壹片如茫茫銀河般的光芒,殺伐氣滔天。小不點通體發光,進行阻擋,而在他的後方,那座石山轟然倒塌,而後炸開,化成齏粉。
“轟”
壹只白色的大爪子落下,小不點避過,那大地頓時炸碎,被剖開了,出現壹條很深的大壑,黑洞洞,無比嚇人。
白虎強勢,兇猛攻擊,它渾身都是武器,即便背對小不點時,壹個擺尾,雪白的尾巴掃過,頓時也能將壹塊十幾萬斤的巨石抽的爆碎。
這種狂猛,令所有人都震撼!
“這只大貓瘋了,好強的攻擊力!”後方,無論是大紅鳥,還是火鴉,亦或是九頭獅子等,全都凜然。
小不點舉掌抗衡,爆發出無盡的閃電,向白虎淹沒而去,他也殺到了血液沸騰。
“嗷……”
白虎長嘯,噴出壹片白色符文,閃爍金屬光澤,迎上了半空中的雷電,兩者間爆發熾盛的芒,而且有金屬器交擊的聲響傳來,將所有閃電都導入了大地下。
相傳,太古年間,白虎位居西方,屬性為金,主掌殺伐,最是淩厲與可怕。
此時,它噴吐出金屬氣,似乎驗證了這壹點,通天動地,將雷電都給化解了,導入無垠大地下,破開了雷海。
“新鮮而強大的美味,我越來越喜歡了。”白虎嘶吼,眼眸冰冷,壹躍而起,再次撲擊了過來。
它不僅肉身強橫無匹,而且境界極高,堪比封印者,故此絕對的強勢,以最剛猛與霸絕的殺伐招式沖向小不點。
“砰”
小不點壹拳砸了上去,兩者皆身體劇震,符文如隕星,不斷沖起,這個地方宛若火山噴發,地面都在劇烈抖動。
白虎與小不點同時後退,而後再次展開寶術,大戰到了壹起。
“吼……”
白虎壹聲吼嘯,背後浮現二十八桿戰矛,銀白鋥亮,隨著符文轉動,爆發出沖霄的殺氣,光芒大盛起來。
這二十幾桿戰矛都是虎牙化成,根根通天,矗立在大地上,像是壹根根撐天支柱般,粗大而冰冷,給人強大驚人而又悚然的感覺。
這些戰矛太巨大了,是白虎的寶具,化生出來後擠壓滿了天地,而且開始浮現異象,每根戰矛上都沾染著血,景象恐怖。
“給我殺!”
白虎壹聲咆哮,向前撲來,二十八桿戰矛剎那調轉矛鋒,全部指向前方,排列在它的身體四周,壹起刺向小不點。
這種攻伐令人心懼,白虎有比肩封印者的力量,然後再催動這般強大的寶具,在這片上古小世界有誰能防的住?
白虎雄武,在其身旁二十八桿戰矛陳列,宛若從血獄中沖出,帶著浩劫之氣,光芒恐怖,到了近前。
小不點變色,祭出狻猊寶鏡,而後又打出龍蛟剪,霞光燦爛,瑞彩萬道,與這些寶具激烈爭鋒。同時,他自身也被閃電淹沒了,動用極盡力量迎戰白虎,展開生死對決。
“轟”
符文璀璨,光芒如無數顆彗星橫空,將這個地方淹埋,到處都是神能,無盡的波紋粉碎山石,劈開石山,令人驚恐與顫栗。
“當當”聲不絕於耳,金色骨剪還有狻猊寶鏡不時掃出神光,與那戰矛碰撞,雷電交織。
太古遺種的僚牙寶具,全都堅固不朽,橫空閃耀,那驚天殺氣撲來,將鐵石都絞的粉碎。但是小不點立身在這裏,肉身並沒有裂開,他在對抗,以寶術攻伐。
“去死!”
白虎咆哮,眸孔冰冷,它張口噴吐白光,二十八桿戰矛更加熾盛了,穿雲破霧,洞穿符文,迫向小不點的肉身。
他們大戰到了白熱化,小不點凜然,這些戰矛太強了,不是壹桿,而是足足二十八桿,讓人疲於應付。
“咚!”
巨大矛鋒飛來,插在了他的身邊,威勢無匹,將大地都給洞穿了,而後崩碎。
每壹桿戰矛都粗大的驚人,宛若巨柱,這已經不是刺,而是如巨山壓頂般,壹旦被擊中,不是被擊穿,而是被砸成血泥。
轟!
二十八桿戰矛同時落下,小不點在間不容發間躲過,但是他所立身的地面卻崩開了,二十八口巨大的黑洞蔓延,讓這裏炸開,亂石將他沖擊的飛了起來,殺氣席卷,無法避開,終於侵入他的體堊內,令他嘴角溢血。
小不點與各族天才交戰以來,壹直摧枯拉朽,橫掃諸敵,難得受創,他擦了壹把血,眸中光芒更盛了,戰意高昂。
對方比他境界高,這是壹個可怕的現實問題,但是他戰力亦逆天,並不懼怕,“嗆啷”壹聲,金色骨剪逆沖而上,脫離小不點的身邊,殺向白虎。
與此同時,狻猊寶鏡亦浮起,照耀出數十道雷霆,壹起打向前方,將白虎籠罩。
“嗡”的壹聲,銀光閃爍,白虎的身上竟浮現出壹層戰衣,璀璨奪目,霞光耀眼,而後符文漫天,阻擋金色骨剪與狻猊寶鏡靠近。
“白虎寶衣!”有人驚呼,那是以前輩太古遺種的寶皮祭煉成的戰衣,防禦力驚人,壹般情況下根本難以攻破。
難怪白虎有恃無恐,它竟掌握這麽多可怕的寶具,無論走到哪裏,在同輩生靈中都可以立於不敗之地。
“鏘”
龍蛟剪發光,向前猛擊,最終起了作用,將那白光破開,將白虎戰衣剪開壹條裂縫,且鮮血淌落。
“好強的寶剪!”所有人都變色,竟然能破開白虎戰衣,這金色的骨剪絕對有很驚人的來頭。
就是遠處觀戰的金色巨鳥都壹陣詫異,仔細盯著,看了又看。
“吼……”白虎暴怒,氣息更盛了。下方二十八桿戰矛發光,殺氣滔天,向小不點那裏席卷。
“不好!”小不點壹驚,這些戰矛沒有向前刺來,依舊插在大地上,可是卻爆發出無盡符文,組成了壹片殺陣,要將他困殺。
茫茫白光如汪洋般澎湃,瞬息將此地淹沒,小不點咳了壹口血,被數十重浪濤掃中,這些都是符文,充滿奧義與規則之力。
“來!”小不點大喝,壹擡手,狻猊寶鏡從天空中俯沖到而下,出現在他的手中,壹瞬間雷霆暴堊動。
與此同時,空中金色的骨剪猛擊,將那白虎戰衣又斬開部分,鮮血再次噴湧,白虎又壹次負創。
“妳讓我怒了!”白虎原本想憑自身絕對的實力鎮堊壓敵手,瓦解對方的戰意,令自己信心更盛。然而,在這場大戰中,它境界更高,居然不能壓制對方,還遭受重創,再也忍受不住。
它張口壹聲長嘯,吐出壹團朦朧的光芒,散發出萬縷瑞氣,蒸騰而起,非常耀眼。
這是壹個獸皮袋,白虎取出了最強大的寶具,要收走小不點的兵器,將他亦鎮堊壓進袋中,徹底斬殺。
松開金絲繩索,袋口張開,頓時有霞光千條,瑞彩萬道,噴薄無盡寶光,將下方籠罩,就要收走壹切。
“不好!”
小不點變色,他曾親眼目睹乾坤袋有多麽可怕,唯恐金色的寶剪被收進去,急忙收回,化成壹道流光,落在了他的身畔。
白虎身上有寶衣,可以懸空,此時立於壹座山峰上,寒聲道:“妳可知道,自己多麽的卑微,我若是想殺妳,可以在壹瞬間完成,剛才給了妳機會,自己把握不住,現在取妳性命,不再浪費時間!”
它冷森森的開口,俯視下方,張開乾坤袋,要展開絕殺!
果然,壹股恐怖的波動擴散,那袋口瑞光無盡,開始吞納萬物,下方各種巨石都飛了起來,連帶著小不點站立不穩,即將要入袋中。
“大貓,妳這是在找死!”小不點冷喝,嗆啷壹聲拔出了背後的斷劍,遙指高天,手臂猛地壹震動,頓時有壹股滔天的劍氣沖起。
“砰”
那乾坤袋發出的瑞彩竟被抵住了,沒有能籠罩下來,不曾將小不點收進去。
“是那柄爛劍?”白虎吃驚,它曾經親眼所見此劍出土時的樣子,被上古戰場的黑煞籠罩,都快爛掉了,怎麽可能會有這種威勢?
小不點壹直不想動用,因為過早暴露,會讓那頭金色的巨鳥有防範,但現在白虎動用了乾坤袋,他沒的選擇。
“鏘”、“鏘”……
戰矛鏗鏘,二十八桿銀色虎牙化成的戰矛同時震動,欲洞穿向小不點,同時乾坤袋再次發光,白虎動用極盡力量,要斬殺這個可怕的人族少年。
小不點眸子冰冷,手持斷劍,橫掃八方,壹股可怕的劍氣彌漫,宛若海嘯壹般,鏘鏘聲不斷傳來,二十八桿戰矛全部被斬斷。
“哎呀,心疼死我了!”
在眾人震撼時,這樣壹句話傳出,似乎撕心裂肺。但卻不是白虎,令人發怔。小不點捶胸頓足,沒有想到銹劍威力如此奇大,將戰矛全被給毀掉了,原本還想收過來呢。
白虎差點吐出壹口血,那是它的寶具,平日珍藏在身,舍不得動用,自己還沒有喊心疼呢,那個人族少年卻這樣大叫,真是要活活氣死它。
小不點是真的心疼,在他看來,這戰矛已經歸屬他了,結果不曾想被銹劍直接攔腰全部斬斷,太糟踐寶具了。
要知道,他並未真個催動這把斷劍呢,上古諸聖的法器實在太恐怖了!
“乾坤袋是我的!”小不點小聲咕噥,雙眼露出熾盛的光,盯著那最好的寶貝,這次他打定主意要得手,決不能出現意外。
他腳踩狻猊寶鏡,發出電芒,騰空而起,沖向那座山峰。
“殺!”
白虎怒吼,它快氣瘋了,寶具被毀,這個人族少年還這般挑釁,不可原諒。平日間,誰敢對它如此?敢冒犯者,全部要立刻誅殺,化成壹灘膿血。
“是我殺妳!”小不點強勢無匹,持斷劍劈來,但卻避過了乾坤袋,攻伐白虎真身。
“妳找死!”白虎眸光陰沈,敢這樣輕視它,放過它的寶具,這是在尋死路。它的身體爆發出霞光,張口壹吐,壹道寶印飛來,向前砸下。
眾人看的震驚,這白虎來頭絕對很大,不然怎麽會有如此多的寶具,要知道,別的天才想擁有壹件都很難。
“鏘!”
小不點手中斷劍立劈,這塊寶印直接爆碎,化成了壹團可怕的光芒。
“哎呀,心疼死我了,妳祭寶具,怎麽不提前說壹聲?!”小不點大怒,心疼的難受,又壹件戰利品沒了。
“啊噗”
白虎再也受不了,直接氣的吐了壹口血,誰有它更心疼?氣的心臟都要裂開了,胃都在劇痛,以精血溫養與祭煉多年的寶具,就這麽損毀了。
這壹戰的結局已經註定,小不點避過乾坤袋,破開那些瑞光,持斷劍斜斬前方。
“噗”
白虎厲吼,鮮血噴湧,壹條後腿被斬落。
“大紅接住,不要浪費掉!”小不點傳音,這可是傳說中的白虎肉,乃是大補,浪費可恥。
他小心的控制斷劍,終於能夠駕馭了,沒有將白虎給劈碎,再次向前斬去。
白虎雖然抗爭,但終究不敵,“噗”的壹聲,被攔腰斬斷,下半截軀體墜落了下去,鮮血狂湧。
與此同時,小不點奪乾坤袋成功,失去白虎的神力掌控,符文內斂,漸漸暗淡,被小不點壹把抄在了手中。
“好寶貝!”小不點愛不釋手,大眼瞇成了月牙狀,露出晶瑩的小虎牙,無比的開心。
“有了乾坤袋,我就是將百斷山內所有太古遺種都打包收走,也沒有問題了。”他滿眼都是小星星,而後趕忙擦了把口水。
大紅鳥、九頭獅子、紫貂、火鴉等原本還喜悅與歡呼呢,見到他這個樣子,立時又閉上了嘴巴。
“吼……”白虎末路,它萬萬沒有想到會落到這般田地,會是這樣壹個結果。
“嗡”的壹聲,壹道金光沖天而起,壹下子擠滿了天空,昏暗的天地頓時神輝暴漲,被神聖光輝籠罩,壹股鋪天蓋地的可怕威壓降落,令山川大地都在顫栗。
金色巨鳥終於動了,展翅淩雲,出現在高空,宛若壹尊金色的神靈般,俯視下方所有人。
“妳們去將他殺了!”它喝令下方十幾頭太古遺種,去斬殺小不點。
“他……有那柄斷劍,我們的寶具對付不了。”這些太古遺種實在發毛,那斷劍太可怕了。
“無妨,他若敢動,我收了那斷劍,妳們盡可殺他!”金色巨鳥冰冷的說道,軀體宛若黃金鑄成,散發萬丈光輝,恐怖無比,宛若壹尊神王在俯視蒼生。

©